武汉音乐学院 60周年校庆

返回首页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首页今昔武音今昔武音正文

都司湖的回忆

发布时间:04月12日  来源:武汉音乐学院校庆网  作者:  阅读次数:

作者 赵德义

(两湖书院的建筑构件及其楚凤纹饰,现存我院樱花园)

 

  我十五岁来这里读书时,校园里有两个湖。一个叫“菱湖”,另一个叫“都司湖”。菱湖何以得名我不知道,但是知道都司湖民称的大体来历。那是因为晚清时武昌城的都司(管地方治安的官员)衙门在今天造船厂的位置,所以靠近都司衙门的街,便叫都司街(今紫阳路);靠近都司衙门的湖,自然叫都司湖了。

菱湖和都司湖像校园中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年复一年地仰望着天空的风云变幻,观察着周围的盛衰荣辱。因为有了湖,校园便增添了许多灵气;夏日骤雨来临,湖面溅起朵朵浪花,好像湖在开怀大笑;秋夜金风陈陈,湖面漾起一片涟漪,好像湖水在窃窃私语;严冬雪花飞舞,湖中倒影着银色世界,好像湖沉浸在童话之中;春天阳光明媚,湖心徘徊着天光云影,好像湖正在做一个美妙温馨的梦......

说湖有灵气,还因为湖有“生”有“死”。六年前学院修建附小大楼时,我听搞地质勘探的工程师说:“根据勘探结果判断,古时候这里是长江的一个湾。后来泥沙淤积,使它同长江隔断,形成了湖。”我想,这便是湖的诞生。日月荏苒,湖泥淤积,一个较大的湖变成了两个小湖,像一对联体的姊妹被分开。湖在缩小,地在扩大,遂有人间烟火。于是都司湖翻过了自然岁月的一页,开始了人文历史的篇章。  

(两湖书院的建筑构件及其纹饰,现存我院都司湖畔) 

 

菱湖比都司湖大得多,应该是“姐姐”,不幸在四十多年前没能逃过文革风暴的劫难。当时菱湖周围的单位争相填湖,无人阻止,她逐渐瘦弱,最后竟无声无息地消失,“死”得是那么无奈!幸存的妹妹都司湖,如今也缩小了好大一圈,显得老态龙钟。

有一天,我在湖边散步,凭栏伫立,不禁回忆起一九五六年初到此地的情景。半个世纪过去了,弹指一挥间,现在的我早已不是当时的小小少年,而是年逾花甲的老者,恍惚中我觉得年迈的都司湖也在回忆过去,感叹岁月的流逝。人同此心,物同此理,于是我对湖说:

“你还好吗?朋友!”

“还好,还好。看,你我都老了,可我都老了,可我比你更老,也更早来到这里。你曾离开过这里十多年,我可一直未动。”湖回答道。

“对呀,你是这里历史的见证人嘛。”我说。

“那当然,许多事,我都还记得呢!”于是,都司湖不无得意地荡开了记忆的小舟——

(两湖书院的建筑构件及其纹饰,现存我院都司湖畔)

 

都司湖记得,一八六九年,有一天,湖北学政张之洞来到这里,见湖光潋滟,佳木葱茏,是块风水宝地,于是在这里办起了“经心书院”。二十年后,已是湖广总督的张之洞又一次来到这里,见“经心书院”的“山长”(即校长)办学却不“经心”,致使书院败落。总督痛下决心,筹银四十万两,大兴土木,将经心书院易明为“两湖书院”,创造了华中学府的第一次辉煌。后来张之洞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与一九0三年将两湖书院又易明为“两湖总师范学堂”,这里不仅教四书五经,还开设了新疑实用的数学、化学、物理、学测量学等。都司湖第一次见到西装革履,第一次听到ABC……她感到十分新鲜。

都司湖还记得,北伐军攻克武昌后,在这里办起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既黄埔分校)。不久国共合作破裂,学校解散。抗战胜利后,这里又建起“国立体育师范专科学校”。游泳池就是体专时修建的,他是都司湖的老朋友。不过,今年他死了,死得其所,化成了一座美丽的花园!

都司湖还记得:一九五0年这里成了中原大学文艺学院的校址。一九五三年,高校院系调整,这里又组建了中南音专和中南美专,成为中南大区的最高艺术殿堂。几十座“木头琴房”环湖排列,从那儿传出的歌声、琴声别有韵味。到了大跃进的年代,美专搬迁广州,音专与武汉艺师合并,成立了“湖北艺术学院”。那时,都思湖畔热闹了好长一阵子。记得大炼钢铁时,湖边垒起来了几座“冬瓜炉”(一种土法炼铁炉),鼓风机轰然作响,炉口火光冲天,师生们带着安全帽,手持长钢杆,夜以继日地为“超英敢美”奋力苦干。只可惜,冬瓜炉炼出的是蜂窝铁,无多大用处,大都又扔到湖里去了,称交了“学费”。

回忆起改革开放的岁月,都司湖兴奋起来。啊,科学艺术的春天来到了!一九八五年,这里成立了武汉音乐学院。不久,增设了钢琴系、音乐学系、音教系、舞蹈系、研究生部、社科部、成教部和附小;学生一年年增多,布告栏里经常贴出武音师生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奖的喜报,校园里简陋的“木头琴房”、拥挤狭窄的宿舍“鸽子笼”、肮脏杂乱的“童家大院”拆除殆尽。于此同时,十几栋大楼拔地而起,大家安居乐业,喜形于色,都司湖看到,周围的水杉树长大成林,樱花树枝繁叶茂,招引许多鸟儿到这里繁衍生息;都司湖听到了许多竞猜的音乐会,就连那些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也常来音乐厅献艺。今年,当得知武音的东方交响乐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成功的消息时,都司湖兴高采烈,连声说了三个“破天荒!”她想跳,但跳不起来,便使劲地鼓动浪花,拍打湖岸。她深切地感到,周围忙碌着人们继“两湖书院”,正在创造新时期的辉煌!

一页页鲜活的历史,在都司湖的脑海里翻过,天上星移斗转,世上讯息万变,晚年幸遇盛世,令她感慨万千。她自语道:“我终于体味到‘人间正道是沧桑’、‘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哲理......”

一阵悠扬婉转的歌声随风飘来,打断了都司湖的回忆,她依稀记得曾听过这首歌,是的,听过,哦对了!这不就是黄自的《玫瑰三愿》么!歌声使她联想起自己也有三个愿望不能释怀,便对我说:

“我也有三个愿望,你能帮我实现吗?”

“请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上忙。”我回答。

“我的第一个愿望是长寿。我老了,但还有用,梅雨季节可以蓄水防涝,天朗气清可以愉悦游人,放养鱼虾可以改善生活,广种菱荷可以美化环境。我愿健康地活下去,继续发挥余热。我的第二个愿望是美丽。爱美之心,湖皆有之。我不敢奢望‘沙鸥翔集,锦麟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但别抛垃圾,不排污水;岸边多种花草,多置后桌后凳,我就满足了。我的第三个愿望是友谊。我爱这里的人们,也希望大家爱我;我期待每一届毕业生都能来我身边留个影。”

听罢都司湖的表白,我想起“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古训,同情怜爱之心油然而生。我说:“放心,我会尽力帮你实现心愿。”

今夜月光皎洁,我又一次来到都思湖畔。月移数影,爬上了新砌的白玉后栏。放眼平静的湖面,但见水中天云卷云舒,水中影时聚时散,仿佛都司湖在做着一个新的充满美好希望的梦!蓦然间,我领悟到自己与都司湖真的有着不解之缘,一种物我两忘的感觉袭上心头,竟然不知湖是我,还是我是湖。。(摄影/ 刘夜)

 

             1935年菱湖与都司湖及周边图(摄于武昌区政府档案室)

                         

                                   赵 德 义   于 都 司 湖 畔

                                 二00二年六月二十五日

 

   

本文作者、前任院长赵德义教授

             

下一条:娓娓道来理校史 情真意切武音梦——赵德义教授讲校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