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音乐学院 60周年校庆

返回首页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首页校史馆校史馆正文

“口述武音历史”——真人匡学飞

发布时间:06月13日  来源:武汉音乐学院图书馆  作者:  阅读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 聚云)2013年3月15日,校史馆“口述武音历史”摄制组孙晓辉、刘夜和胡进波一行三人采访了武汉音乐学院前副院长作曲系匡学飞教授。这是一次深沉的采访,这是一次凝重的采访,这是一次深情的采访,这是一次令听者端正历史态度的采访。在这次采访过程中,采访者随主人公匡学飞老师一起回忆,一起沉默,一起隐忍,一起哽咽……匡学飞老师对待恩师的态度、对待亲人的态度,对待学院工作的态度,对待历史的态度,都让听者陷入深深的沉思。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次采访中主人公讲述的时间和因为回忆数度停顿休止的时间,几乎是对等的,所以,这是一次未完待续的采访。

匡学飞老师首先询问了校史资料的筹备情况。笔者是校史资料的参与者和整理者之一,谈及工作体例是详尽罗列学院发展的编年史实,本着“述而不作”的原则保存史料和排列史料。匡老师强调“实事求是”、“秉笔直书”的客观态度,指出:“校庆工作的重要意义是尽可能团结与学院相关的方方面面的人,校史资料要汇集学院不同发展时期的水系的干流和支流”。匡老师进一步阐明自己的历史观:“历史就是历史,历史就是事实!”,“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一百年,历史真相会还原,事实会浮出水面”。

“武汉音乐学院是几代人接力奋斗的成果!”

谈及武汉音乐学院改建定名后的那一届领导班子,匡学飞老师说:“武汉音乐学院童院长是一位了不起的学者,是有建树、睿智的领导者。他为武汉音乐学院分开建制费尽了心血,全体领导班子为之做了细致的具体铺垫和精心的准备。定名武汉音乐学院的请示直接送到湖北省副省长梁漱芬的办公桌上得到批示。那一届的领导班子中童院长和史院长的功劳不可替代。” “学校要让有才华的老师尽可能发挥!”

关于武汉音乐学院的介绍,童院长亲自撰写过一个词条收入《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但是落的是匡老师的名字。匡老师认为这个介绍是写得很好的,全面地介绍了武汉音乐学院近百年的历史沿革和当时学院的进展现状。匡老师完全赞同这个介绍。

(图1:匡学飞老师说:“历史就是历史,历史就是事实!”(摄影 刘夜))

匡学飞老师是湖南醴陵人,他回忆自己是1956年离开家乡,考入华中师范学院美术系,后转学音乐。促使他能够顺利转学、升学的恩人分别是美术系的夏延中老师、原附中校长俞薇老师。转学之初学习压力很大,直到大学三年级才出现了转机。当时教授他作曲的老师有:熊永良老师教授(和声),孟文涛老师教授(曲式),马国华老师教授(和声),陆华柏老师教授(作曲、曲式、严格对位),王义平老师讲授(配器),曾理中老师教授(作曲)等。匡老师感念作曲系众位恩公,他特别感谢谢功成老师、陆华柏老师对他的恩情和重要影响。“我感谢这些恩师,他们鼓励‘出身不好’的我,并在重要的人生转折时期帮助了自己。”1965年,匡学飞老师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理论作曲系。陆华柏老师对他要求很严。陆华柏老师谆谆告诫他:“大学毕业,只是一本书才翻开了目录。”

1965-1979年期间,匡学飞被分配在山东省梆子剧团工作,长达14年。在山东工作十多年的他,已是身心虚弱疲惫,家庭困苦艰难。他感谢妻子柯琳老师与他一起相互坚守共度患难岁月。1979年,改革开放后,在几位恩公的帮助下,他重新回到在湖北艺术学院,从事作曲课、曲式与作品分析课教学工作。调动的过程异常曲折,甚至还得到包括山东省副省长王众音的帮助才得以返校。

1993年辞去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职务,1994年辞去学报《黄钟》主编职务,潜心从教。

“天地神灵祖宗父母,手足亲友恩师贵人!这是我一生感恩的对象,也是与我灵魂对话的对象。”他伤感地念叨:“我的恩师们大多都走了。”“原来,我的作品可以请教王义平老师、曾理中老师,我的论文写作可向孟公和童忠良老师等请教。”“现在,我只有在我的书桌上永远放着王义平老师的总谱,曾理中老师留给我的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管弦乐法原理》和孟公的论文集,这是我唯一能与他们沟通的方式了。”

为此,曾有人戏说他是“高人”、“圣人”。“我当然不是什么高人,更不是什么圣人,但是我学做真人!”匡学飞老师如是说。

(图2:匡学飞老师在感念“手足、亲友、恩师、贵人” (摄影 刘夜))

上一条:“口述武音历史”——殷殷中南情:访刘正维教授 下一条:“口述武音历史”——访艺术院校首个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硕士点创建者——邓道祥书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