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音乐学院 60周年校庆

返回首页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首页校史馆校史馆正文

“口述武音历史”——武音历史的忠实记录者——徐鹄志老师

发布时间:06月09日  来源:武汉音乐学院图书馆  作者:  阅读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 聚云)2013年5月13日下午,校史馆“口述武音历史”摄制组孙晓辉、刘夜、胡进波和宣传部部长孟宪辉一行四人在黄颢老师家中采访徐鹄志老师。徐鹄志老师回顾了我院教务工作的主要历程,并为校史馆提供了大量武汉音乐学院的珍贵历史照片。

徐鹄志老师是武汉人,1950年以参军参干的形式到中原大学文艺学院工作,直到退休,他在武汉音乐学院工作和生活已经超过了一个甲子的岁月。徐老师进校后分配在秘书室工作,后到演出科,再到教务科,他长期担任教务管理工作,退休时还被聘为教务处顾问。工作之余,徐鹄志老师是一位资深的摄影爱好者,从1953年开始,他多年来坚持用照相机为武汉音乐学院的风物立传,他所保存的珍贵照片为学院打开了封存的历史记忆。

(图1:徐鹄志老师在回忆武汉音乐学院教务部门的沿革(刘夜摄))

徐鹄志老师回忆,刚解放时中原大学有财经、教育、政治和文艺四个学院。1952年中原大学文艺学院独立为中南文艺学院,1953年合校筹建中南音乐专科学校。当时的机关精简,工作人员很少,崔嵬在担任中原大学文艺学院院长后调任中南文化局局长,武汉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后调到北京主演故事片《宋景诗》。1953年担任中南音乐专科学校的校长程云,还身兼武汉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中南音专时期的领导还有夏之秋,巫一舟,林路等。夏之秋先生针对当时学院教学用琴不够的现状,在武汉三镇奔波买旧钢琴维修以保证学生练琴。1958年10月,中南音专和武汉艺术师范学院合并成具备音乐、美术两大专业的湖北艺术学院。

(图2:湖北艺术学院校门(徐鹄志提供 刘婷扫描))

徐鹄志老师说,湖北艺术学院时期因为政治运动,教学多次中断。他们曾经两次下放,一次到潜江周矶,一次到沙洋五七干校。学院一度被胜利文工团和空军部队占据,除了幼儿园留守的部分孩子,以及少量在武汉师范学院的一个四合院里排演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的老师,其余的老师都被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

(图3:湖北艺术专科学校校门照片,1978年恢复湖北艺术学院校名(徐鹄志提供 刘婷扫描))

教务处是学院教学实施的管理、组织协调和监督的职能单位。徐鹄志老师列举了教务部门的沿革和历届负责人。中南音专时期设教务科,文革期间,教务处曾一度改名教务组。后教务处统管教务科、演出科、教材科和乐器修理科。历任的的教务部门领导有:林路、李毅夫(后调湖北日报)、杨匡民、夏邦乐、史新民,以及梁、赵德义、王启晨等,后来继任的教务处长还有胡志平,李幼平,张璟等。

(图4:老音乐厅(在今编钟音乐厅基址上,图片上汽车是学校当时唯一的华沙车(徐鹄志提供 刘婷扫描))

八十年代,教务处曾汇编了武汉音乐学院教学管理条例,包含学籍管理制度、考试考查规则、选拔培养优等生办法、艺术实践条例等教学管理的全部规章制度。为落实国家教委及省教委“关于认真做好普通高校优秀教学成果奖励工作”的文件精神,徐鹄志、戴转运等老师编写了《集中开放式琴房管理办法》,并获武汉音乐学院首次优秀教学成果奖三等奖。

(图5:学校都司湖上的木桥(徐鹄志提供 黄颢扫描))

徐鹄志老师说,在中南音专时期和湖北艺术学院时代,教务科的老师担任了全院教材的刻印工作,他与罗镇美等老师承担了大量的钢板刻印任务,保证了学校的教学实施。当时,学校的教材刻印水平很高,还有其他学校慕名需求。

(图6:都司湖木桥上的文艺青年(徐鹄志提供 黄颢扫描))

采访之后,徐鹄志老师为校史馆提供了大量珍贵的底片和照片,还为校史馆辨认了许多没有文字记载的老照片。

上一条:“口述武音历史”——访艺术院校首个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硕士点创建者——邓道祥书记 下一条:“口述武音历史”——史新民教授讲述武汉音乐学院建院往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