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音乐学院 60周年校庆

返回首页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首页校史馆校史馆正文

“口述武音历史”——涅槃的武昌艺专精神——访唐小禾先生

发布时间:03月19日  来源:武汉音乐学院图书馆  作者:  阅读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   聚云)04年12月13日在武汉音乐学院接受教育部评估时,随国家教委部评估代表、美术史论家黄宗贤教授到湖北美术学院拜访唐小禾先生。9年后,由于本人参与学院校史馆筹建工作的机缘,得以有幸重访唐小禾先生和夫人程犁女士。  

  2013年3月8日下午,春光明媚,校史馆筹建工作团队成员孙晓辉、刘夜与胡进波一行三人到来汤逊湖,精神矍铄的唐小禾先生驱车带我们到他藏龙岛的住处。

  唐小禾先生以油画、壁画和漆画等创作享誉中外,他担任过湖北美术学院院长、湖北省文联主席、省美术家协会主席之职。先生宽大的工作室中,竖立着《中山舰》的巨幅油画。得知我们是为武汉音乐学院校史资料而来,先生很高兴。唐先生说,武汉音乐学院是与武昌艺专是有直接承继关系的。武昌艺专是1949年被中原大学接管的,后美术师资前往广州美院,即分为“中南音乐专科学校”和“广州美术学院”。

  唐小禾先生开始追忆武昌艺术专科学校的历史变迁。武昌艺术专科学校草创于1920年4月,校舍位于今武昌解放路中段,由蒋兰圃和唐义精等共同出资创建,是民国艺术教育史上最早的四所艺术学校之一。1923年改为武昌美术专门学校。1926年在当时的教育部门备案,并在武昌水陆街旧提学使署作为固定校址建成三层楼的校舍。1929年秋,武昌美术专门学校重订校董会简章,校董会推选唐义精为校长。1930年春改校名为“私立武昌艺术专科学校”,简称“武昌艺专”。

  唐先生说,伯父唐义精苦心经营学校,为艺术教育呕心沥血,人称民国新武训。武昌艺专位于武昌水陆街歌笛湖畔。歌笛湖原叫锅底湖,唐义精以为其不雅驯,改为歌笛湖。武昌艺专的师生办过一本杂志就叫《歌笛湖》。唐义精以进步的思想和包容的心态让武昌艺专成为革命者和进步青年的庇护所。武昌艺专的地下党员李家祯就曾得到校长的保护。1938年其校园在日军对武汉的空袭中即被炸毁。伯父唐义精悲愤恸哭,但他表示“可毁的是物资,不可毁的是精神”。

  父亲唐一禾是唐义精的五弟。早年丧父,众弟妹由母亲和长兄唐义精抚养成人。1928年,唐一禾在武昌艺专完成了学业,留校任教。1930年赴法国留学,入巴黎美术学院,师从古典主义大师劳仑斯学习油画。在那一批留法的同仁中,有日后对中国文化艺术史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冼星海、艾青、徐悲鸿、常书鸿等。1934年冬天,唐一禾回到武昌艺专,辅助兄长唐义精办学,他担任了武昌艺专的教务长兼西洋画系主任,他被誉为武昌艺专的灵魂。

  1938年,武汉文艺界众志成城投入到“保卫大武汉”的抗敌救亡活动。在郭沫若、田汉等人主持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领导下全面高涨地进行着。此时的武昌艺专音乐科的学生在抗战中表现了赤诚的爱国热情和优秀的专业素质,他们走出画室、琴房,把一幅幅巨大的宣传画贴满三镇,把自己的声音融入盛大的民族抗战歌咏活动,如“万人大合唱”、“长江火炬游行”、“黄自遗作音乐会”等,成为那一年中国最强的音符。[1]

  唐小禾先生还说,武昌艺术专科学校包含了美术与音乐两大门类,当时“武昌艺专”音乐科教师力量很强,当时有贺渌汀、吕骥、陆华柏、陈啸空、陈田鹤、李自新、缪天瑞、姜希和北俄罗斯钢琴家肖奇好特担任音乐教师。培养学生中有杰出的音乐家马丝白、陆华柏、林路、向隅、蒋箴予等。武昌艺术专科学校音乐教育对民国音乐教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还提及收录在《贺绿汀摄影集》中的一张珍贵的照片,即贺绿汀担任武昌艺专“乐理教员”的聘书。[2]

  1938年武昌艺专校舍被毁,师生不愿做亡国奴,被迫举校西迁。唐义精、唐一禾等学校老师带领学生及校产(包括画具、钢琴等)艰难逆江而上,经宜都古老背,再转辗落脚于四川江津德感坝53梯的山村。学校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始终不懈地坚持艺术教学,培育了不少艺术人才。江津时期的学生中有其后在美术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人物,如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系主任刘国枢教授(画家罗中立等的老师),西南师大美术系系主任刘一层先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主任金维诺教授,台湾艺术大学郭道正教授,原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总支书记李家祯先生和湖北美术学院前院长湖北美术家协会主席杨立光教授、湖北美术学院副院长刘依闻教授、广州美术学院周大集教授等。多年以后,程犁先生到台湾,还亲眼看到郭道正先生在他家的佛龛上将二唐先生遗像与祖宗灵位、父母遗像并列供奉。

  至于武昌艺专西迁入川经费的来源,说来话长,这笔钱其实是陆定一拟寻找他与唐义贞烈士遗女的钱:

  “我的大姑母唐义贞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红灯记》的故事原形反映的是江岸机段事迹,就与她有关。大革命失败后,党组织派她到苏联学习。期间她与陆定一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认识并结婚。回国后在苏区工作,曾受到王明错误路线的迫害。由于怀有身孕,不能随大部队长征,还被迫将女儿给人当童养媳。唐义贞留在闽赣边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1月下旬,唐义贞被国民党反动派抓捕后,强行咽入共产党机密文件,竞被敌人惨无人道地剖腹,壮烈牺牲。年仅25岁。

  唐义贞在苏区曾任中央军委医药处处长,卫生材料厂厂长。据说邓小平被左倾势力关押,路过卫生材料厂喊饿,唐义贞派人买了两只鸡,做好,邓吃了一只,然后用油纸包了一份带回监狱。多年以后,邓小平还记得欠唐义贞两只鸡的事情。

  陆定一分得家产四千大洋,其中两千交给周恩来作党费,另外两千交给我伯父要他找到他失散的一双儿女。陆定一和伯父1937年在武汉见过一面,他们同为失去亲人而痛哭。因为时局动荡,找不到孩子,这两千大洋竟然成了艰难时期武昌艺专的办学经费。新中国成立后,陆定一身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还为《唐一禾画集》写序。现武汉江夏还有纪念她的义贞小学。”

  1944年3月24日,唐氏兄弟赴重庆参加“中华全国美术会”会议,并当选中华全国美术会常务理事,途中因江轮倾覆罹难。唐义精50岁,唐一禾年仅39岁。

  抗战胜利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迁回武汉,在汉口赵家条继续办学。在“反饥饿运动”中,武昌艺专和武汉大学的青年学生代表了武汉地区的主要进步力量。武昌艺专在1949年7月被南下的中原大学接管。

  在唐先生讲述的过程中,当讲到唐义贞烈士的牺牲、二唐先生的罹难和抗战时期武昌艺专师生颠沛流离却坚持艰苦卓绝地办学时候,这里在场的人都随唐先生一起数度哽咽,扼腕叹息。

  唐先生感慨父辈的艰难和悲壮,他们通过艺术教育实现自己的报国理想,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烽火岁月中一代知识分子精神追求和教育兴邦理念。“武昌艺专是华中地区最先播散艺术教育种子的园地”[3],以二位唐先生为代表的武昌艺专的艺术教育先驱者们,他们的爱国激情、教育情怀和艺术造诣铸就的武昌艺专精神,这样的精神也融入在武音精神之中。

  

  (图1:追忆武昌艺专往事的唐小禾先生)

  唐小禾先生的母亲熊明谦女士在90高龄时将唐一禾作品油画4幅、素描等捐赠国家,由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据此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唐一禾画集》。唐一禾的绘画风格以现实主义的严谨造型为主,代表作有《七七的号角》、《女游击队员》、《穷人》、《胜利与和平》等油画作品,在风格上折射出民族救国图存、急切悲愤的巨大能量。

  笔者也将自己收集的有关武昌艺专的资料交给唐先生。其中有武昌艺专的图书印章、贺绿汀在武昌艺专、陈独秀在武昌艺专《为自由而战》的演讲稿以及《艺风》杂志刊载的唐一禾的照片等。唐先生还赞许了武汉音乐学院对待相关校史资料的严谨态度。

  唐小禾先生签名送上两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年版装帧精美肃穆的《唐一禾》,一本捐给图书馆,一本捐给正在筹建的校史馆存念。另还赠送了一本1984年北京、上海、重庆、武汉和台北的艺专校友在两唐遇难40周年之际举行纪念会的纪念文集,汇集了他们的学生张执一(原中央统战部副部长)、黄钢(原国际报告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唐平铸(原人民日报总编)、李家桢、杨立光、刘国枢刘一层等以及陆定一的纪念文章和关于唐一禾油画艺术的论文。(摄影  刘夜)

  

  (图2:陷入沉思的仁慈长者唐小禾先生)

  

  (图3:相濡以沫、凤凰比翼的唐小禾和夫人程犁二位情深伉俪)

  附录:

  

  (图4:知行合一的武昌艺专校长唐义精(1892——1944.03.24), 近代美术教育家、画家)

  

  (图5:唐义贞烈士  “只要一息尚存,定为革命奋斗”——缅怀烈士唐义贞 来自武汉综合新闻网)

  

  (图6:唐一禾(1905—1944.03.24))

      

  (图7:唐一禾代表作《七七号角》)

  

  (图8:唐一禾代表作《胜利与和平》(1942年))



  [1]1938年武汉的抗战歌咏活动,可参考李莉、田可文《“国共合作”中的武汉抗战音乐活动》,《黄钟》2005年第3期。

  [2]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贺绿汀从上海到武汉学校,经陈啸空介绍,他在私立武昌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科任教,又兼任湖北省立师范学校及湖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音乐教员,并在“三厅”所属电影厂负责抗战电影配乐。

  [3]裴一介《筚路蓝缕,艰苦卓绝——唐义精校长和唐一禾先生的贡献》,《唐一禾》,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年版,第66页。

上一条:“口述武音历史”——采访徐厚雄老师 下一条:“口述武音历史”——图书馆老人简达纯先生回忆往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