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音乐学院 60周年校庆

返回首页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首页八方抒怀正文

赵曦:“钟信明教授从艺60周年•从教55周年师生交响音乐会和研讨会”综述

发布时间:05月28日  来源:武汉音乐学院校庆网  作者:  阅读次数:

作者:赵曦

 

  2011112425日,“钟信明教授从艺60周年•从教55周年师生交响音乐会和研讨会”在武汉音乐学院成功举行。

钟信明教授是武汉音乐学院教授,也是全国知名的作曲家、指挥家和音乐教育家。他1935年出生于广西南宁,1956年毕业于中南音专作曲系。同年赴天津中央音乐学院,在前苏联合唱指挥与基本乐科专家巴拉晓夫班和作曲专家阿拉波夫班上听课,后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乐队指挥专家班,师从前苏联指挥家谢•格•迪利济也夫。作为一名作曲家,钟信明教授创作了交响组曲《长江画页》、《第二交响曲》、笛子协奏曲《巴楚行》、交响诗《1997前奏曲》等十多部大、中型交响音乐作品。1989年在北京音乐厅成功地举办了个人交响音乐作品音乐会(韩中杰指挥、中央乐团演奏)。1991年,《第二交响曲》在日本公演(袁方指挥、日本广岛交响乐团演奏)。他的多部作品先后由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国广播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演奏并录制唱片,由中国唱片总公司、中国唱片公司广州公司出版发行。作为一名富有激情的乐队指挥,钟信明担任武汉音乐学院交响乐团指挥长达四十多年,并指挥过中央乐团、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电影乐团和武汉交响乐团。钟信明教授因在音乐事业上做出的杰出贡献,曾荣获湖北省首届“文艺明星奖”和终身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11年又荣获“第四届湖北音乐金编钟奖”终身成就奖。

正如武汉音乐学院彭志敏院长所说:举办这次活动,是对全院响应中共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对湖北省委关于建设文化强省和把武汉建设成音乐之城号召的一次积极行动;是对钟信明教授从教多年的一次有意义的回顾、庆祝和总结;是对武汉音乐学院作曲指挥学科在音乐创作和人才培养成果方面的一次积极展示,也是对我院目前的音乐创作和作曲学科建设进行思考和推进的一个重要契机。

(一)

1124730分,编钟音乐厅花团锦簇、灯火通明,钟信明教授从艺60周年·从教55周年师生交响音乐会在这里隆重举行。本次音乐会由武汉音乐学院、湖北省音乐家协会主办,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管弦系、民乐系、艺术实践处承办。作曲系副主任赵曦副教授作为本次音乐会的主持人,向大家介绍了莅临本次音乐会的领导和嘉宾。出席音乐会的有特邀嘉宾谢功成教授、郭祖荣教授、金湘教授、王民基教授与黄中骏先生,学院领导党委书记杨峰教授、副院长胡志平教授、副院长李幼平教授,以及省市音乐家协会、艺术团体及院校的领导和老师,还有众多从全国各地远道而来的作曲系师友与钟信明教授的学生。发来贺信的有指挥家卞祖善和袁方先生、理论家王安国教授、湖北省音乐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方石先生、作曲家邹野先生、中央音乐学院吴粤北教授、星海音乐学院李复斌副教授、指挥家王秀峰先生等。

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湖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李幼平教授代表学院致辞。他首先向钟信明教授表示衷心的祝贺,向光临音乐会现场的各位专家、教授、老师和同学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并特别向90高龄仍然一如既往地关心学院音乐创作、关心钟信明教授师生交响音乐会和座谈会的谢功成教授表示崇高的敬意。同时,李幼平副院长还充分肯定了本次音乐会举办的意义,称其为“我院积极推动音乐创作与表演,积极践行科学发展观的重大举措”。并进一步要求我院作曲学科建设在新时期下应“继续继承老一辈作曲家留下的光荣传统,并在此基础上锐意进取、开拓创新,进一步提升创作水平和实力,为音乐创作以及作曲学科的再次腾飞贡献自己的力量。”

随后,钟信明教授在全场雷鸣般地掌声中登上舞台,他难掩内心激动的心情向学院、湖北省音协以及在场的所有观众表达了诚挚的谢意,并将自己的总谱及手稿赠予我院图书馆:一份是刚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交响组曲《长江画页》的总谱及音响,另一份是钟信明教授在1991年为庆祝我院编钟音乐厅落成而创作的管弦乐作品《庆典序曲》的手稿。学院图书馆副馆长孟酋副教授上台接受赠予。

作为“师生交响音乐会”,不仅整场音乐会的五部作品均出自钟信明教授和他的学生之手,同时担任本场音乐会乐队指挥的周进、谭军、李果三位老师也都是钟信明教授的指挥学生。值得一提的是,竹笛协奏曲《巴楚行》原为竹笛与交响乐队而作,担任民族管弦乐移植的是钟信明教授的学生、星海音乐学院李复斌副教授。可以说,本次音乐会较集中地体现了钟信明教授从艺60周年、从教55周年来在作曲、指挥与教学领域的丰硕成果。

音乐会的开场曲目是由钟信明教授亲自指挥武汉音乐学院交响乐团演奏《庆典序曲》。这首为编钟音乐厅落成而作的编钟与交响乐队作品,今天在已20周岁的编钟音乐厅再次奏响,其意义不言而喻。在鼓号齐鸣的序奏后,神圣庄严又富于激情的颂歌式旋律洇染开来。而古编钟引入的中段表现出万众欢庆的场面,进而掀起音乐的高潮,在钟鼓齐鸣中结束,充分展示出人们昂首阔步、奔向未来的必胜信心。钟信明教授虽然年过七旬,但他在舞台上展现出的活力与热情却依然感染着每一位乐手与观众。

随后是两部小提琴与乐队作品。一部是由钟信明教授的学生——湖北省音乐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方石专门为本次音乐会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龙船调》。作品整合了湖北民歌《龙船调》的音乐元素,并参考该民歌所表现的内容及情节创作而成。另一部是钟信明教授的小提琴协奏曲《乡情》的第三乐章《山舞》。这个乐章以极富特色的鄂西山区民间音调为旋律,表现出山乡人民丰富多彩的生活。在武汉音乐学院管弦系教师、青年小提琴演奏家刘梦恬与指挥李果教授的完美演绎中,前者的灵秀、舒展与后者的粗犷、奔放,都表现得恰如其分、张弛有度。

上半场的压轴曲目是由钟信明教授1984创作的交响曲《九歌》中的第三乐章《礼魂》。这首作品取材于屈原的著名诗篇《九歌》中的某些章节,运用了屈原故里极具特色的民间音调作为基本素材,并以古编钟与交响乐的结合再现祭祀的盛大场面。多变的节拍、交织的旋律与多层次的乐队音色音响在指挥周进副教授的手中恰如喧嚷的人群、粗犷的舞姿与奇异多彩的服饰,构成一副色彩斑斓的名俗风情画。

音乐会下半场是由竹笛演奏家荣政教授独奏、谭军教授指挥武汉音乐学院青年民族管弦乐团协奏的竹笛协奏曲《巴楚行》。这部由钟信明教授在1995年创作的作品共分为三个乐章:第一乐章《往事》,第二乐章《山魂》,第三乐章《节庆》。荣政教授高超、精湛的演奏与乐队丰富、细腻的音响处理相得益彰,无论是“往事”中的抗争与辉煌,或是“山魂”中的飘渺与宽广,还是“节庆”中的曼妙与喧闹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回味无穷。

音乐会结束时,钟信明教授在全场观众与乐手们热烈的掌声中再次登台。嘉宾与领导也纷纷上台表示祝贺并合影留念。“师生交响音乐会”作为本次庆祝活动的重要部分,既是对钟信明教授部分优秀作品以及他的作曲、指挥教学成果的展现,也是学院、作曲系以及众多学生献给钟信明教授的一份贺礼。我们相信钟信明教授那些优秀的音乐作品会继续成为学院音乐创作、表演实践的经典范本,同时,他对音乐创作的坚持不懈、对音乐教育的无私奉献以及对艺术、对生活的热爱也感染着我们年轻一代不断思考和奋进。正如赵曦副教授在开幕辞中所说的那样,今天是西方的感恩节,我不禁有这样的感慨:武汉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的今天是我们尊敬的每一位老教授、老前辈用汗水、用心灵灌溉而成的。我们也将今天的音乐会作为献给他们的一份感恩的贺礼!

(二)

1125上午9点,大家带着听完音乐会后的激动心情参加了“钟信明教授从艺60周年·从教55周年暨作曲学科建设研讨座谈会”,会议由作曲系副主任赵曦副教授主持。

武汉音乐学院党委书记杨锋教授致开幕辞。他首先代表学院向钟信明教授表示祝贺,对各位老前辈老专家,校友返校参加这次活动表示欢迎。他说,钟信明教授为武汉音乐学院的音乐创作和指挥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为武汉音乐学院在社会声誉上留下了光彩的一笔。钟老师治学严谨,知识渊博,桃李满天下,为我们学院正在努力工作的年轻一代树立了非常好的榜样。所以,我们今天来回顾钟老师从艺60年和从教55周年的经历,并有这们多专家前辈能来参加研讨是学院的盛事,对于学院的发展特别是作曲学科建设具有特别的意义。

武汉音乐学院院长彭志敏教授因公未能出席研讨会,委托教务处处长张璟副教授代为宣读发言稿。彭志敏教授认为,这次活动一方面要充分地总结钟信明教授在这些方面取得的成就、成绩、成果以及何以取得的经验和规律,真心地学习钟信明教授多年来在工作岗位上坚持立德树人、教书育人、以身示人、以乐服人的楷模典范;另一方面,我们更要通过这样的学习和总结,结合我们的教学改革和人才培养、尤其是结合我们的音乐创作,积极思考我们下一步的目标、思路和做法,以使以钟信明教授为杰出代表之一的武汉音乐学院创作之路通达向前,使武汉音乐学院的创作队伍更加壮大、创作思路更加开阔、创作热情更加高涨,使武汉音乐学院的音乐作品出得更多、站得更稳、留得更久、传得更开、人民大众的知晓度和热爱度更高。彭志敏教授倡导大家向钟信明教授学习:要像他那样发自肺腑地热爱音乐,才能催生作曲家产生渴望创作好作品的内生性动力;要像钟信明教授那样,锲而不舍地坚持创作,才能在音乐创作的崎岖道路上扎实稳步地坚毅向前;要像钟信明教授那样,毫不动摇地扎根生活,才能使作曲家的音乐创作获得有本之木、有源之水那样的生命性保障;要像钟信明教授那样,主题鲜明地语出湖北,使音乐创作彰显出鲜明的地方特色、突出的个人特色,并由此获得了鲜活持久的生命力;要像钟信明教授那样,自主创新地使用技法,才能保证音乐效果的可听动人、保证形式技巧为内容服务。

武汉音乐学院的老院长谢功成教授用两句话概括了钟信明教授的创作特征,即民族性与现代性相结合、探索性和可听性相结合。他回忆了两件事情,感慨钟信明的创作是在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第一件事情是武汉一直没有独立的交响乐团,而发展交响音乐既需要有专业的交响音乐乐团,还要有舆论的支持。另一件事是钟信明参加全国首届交响乐作品比赛时,由于当时缺乏基本的专业录音条件,他提交的作品音响受到很大的影响。所幸的是有些评委曾经听过这首作品的现场音乐会,最终仍然获奖。由此可见,在那样的条件下坚持从事交响乐创作非常难得。

作曲家金湘认为武汉音乐学院是一所具有光荣传统的音乐学院,钟信明教授则才华横溢,创作既有技术又充满激情。由此,金湘道出作曲家必备的三个条件,第一,作为一名当代作曲家,首先是一个正直的人,顶天立地,从不说假话的人。第二,作为一名当代作曲家,绝对不能绕开技术这个环节,一定要充分掌握技术,有技术才有发言权,作曲家用感情、嘴巴说是没有用的。第三,作为一名当代作曲家,要坚持中华古文化的繁荣,绝对不能忘记自己的根。钟信明教授正是这样一位既有技术又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当代作曲家。

郭祖荣教授发言说,目前中国从事交响音乐创作的作曲家兼指挥家的人也就钟老师一个,所以他对乐队的写作不但得心应手,对音乐掌控得很好,当然整个音乐会的效果也就很好。钟老师的音乐很有阳刚之气,尤其是后期作品,完全体现出改革开放后整个社会在他心中的反映,而现代技法则已经完全融入到音乐当中去了。

民基教授曾经是钟老师的同班同学,他认为作为一名教师,钟信明是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培养出来的好老师。作为一名作曲家,他的创作态度非常严谨,对自己的作品质量要求很高。并且,钟信明和谢功成等老师一样,都具有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都为弘扬长江文化做出了贡献。

作曲家骆季超认为钟信明老师是一位集民族、现代和传统于一身的作曲家,他的作品具有很强的交响性、新颖的音响、丰富的和声织体以及充满魅力的旋律。作为一名老校友,骆教授还自豪地回顾了武汉音乐学院在音乐创作与学术研究领域领先全国的九个方面。

湖北省音乐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方石因工作原因未能参加此次活动,他在贺信中深情回顾:几十年来,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因有“谢曾童马廖孟王”和“钟陈赵周晏匡彭”等为代表的一批大师和一代代后起之秀而享誉业内外,因坚持继承与创新的理念、坚持基础学科与重点学科协调发展的实践而备受广泛青睐。钟老师坚持不懈地辛勤耕耘在交响音乐创作和作曲教学这片领域,为我国的交响音乐宝库不断增添不可或缺的篇章,为湖北交响音乐在全国地位的提升不断增强令人信服的实力,为交响音乐创作人才的培养不断奉献出心血和智慧。钟老师既是我国杰出的作曲家、指挥家,也是充满个性与激情的音乐教育家。钟老师荣获“第四届湖北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的。

研讨会上,湖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宋乔代表省音协将“第四届湖北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颁发给了钟信明教授。周雪石教授、肖武雄副教授、薛睿韬等代表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和长江大学艺术学院等学校,向武汉音乐学院和钟老师表示了衷心的祝愿,并赠送了论文集和作品音响。

(三)

在此次活动中,以钟信明老师为代表的作曲家和教授,或在研讨会上,或在贺信中畅谈了他们的作曲教学经验以及对于武汉音乐学院作曲学科建设的宝贵建议。

钟信明教授强调了培养听觉在作曲教学中的重要性当年教授他的苏联专家阿拉波夫极其强调读谱时要大胆想象总谱中的音响效果。在这样的训练之下,学生的内心听觉也就逐渐形成。他例举了自己创作《长江画页》时没有用草稿,动笔前音乐已经全部储存在脑子里了,自己可以估算着每个结构部分所需的时间,然后动笔抄谱,很少有修改的痕迹。由此说明,技法固然重要,但培养作曲学生必须要培养内心听觉,注重内心对音乐的感觉,这是作曲教学的基础性内容。

谢功成教授认为:虽然每个时代的社会观和价值标准会有所不同,但有一些东西还是值得借鉴。只要把作曲当作孩子一样来热爱,就能很好的全身心投入进去,自然也就有办法去“学”和“教”。具体到教学活动中,谢老师认为认真备课很重要,这是教师最基本的工作,但也是最难坚持的工作。

金湘教授指出教作曲就必须要求学生全面掌握技术,不应出现只会写旋律却不会配器的现象。只有全面掌握技术,才可能在创作中进行充分的表现。他同时指出,要用历史的眼光宏观地看待技术问题。学习技术不是为了在创作中堆积技术,也不要跟在西方音乐后面跑,而要站在中华文化的基础上来建设和发展才能成为对中国文化有所贡献的作曲家。

郭祖荣教授则建议作曲教学可以先从艺术歌曲写作进入,这样就可以依托古诗词的具体内容有感而发;教学中要注重培养学生的内心听觉和音响感受;创作题材最好根据自身经历和感悟而选择,不要生搬硬套。

王民基教授强调音乐形态与民俗有很大关系,音乐是地方文化现象的总和,所以离开文化谈音乐是本末倒置。例如我国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了序列音乐;又如西方和声学中很多要避免的规则,在我国的民族音乐则经常运用。就具体的教学而言,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基础很好,但要注重全面发展。作品分析不能只分析外国作品,中国作品的分析目前仍太欠缺;不能只进行音高分析,要对作品的其他技术要素全面关注;不能光分析作品本身,还要了解作曲家的创作与人文背景等信息。

陈国权教授认为,目前学生的创作因为缺乏生活体验以及民族民间音乐的积累而显得内涵不够,他回顾了学生时代的采风经历令自己印象深刻收获良多。所以,现在的作曲教学一定要强调多与生活结合、多与民族音乐结合,这样的创作才能彰显出音乐的内涵。

作曲家邹野由于工作原因未能参加恩师钟信明教授的庆祝活动而深感遗憾。他在贺信中回忆了当年跟随钟老师学习作曲的点滴收获;用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对作曲系的年轻学子进行谆谆教导,流露出对恩师的感念之情和对母校的拳拳爱心。邹老师指出了目前作曲专业学生在管弦乐写作中存在的具体问题与解决办法:一是乐器法和配器法学得不扎实,没有内心听觉,横向声部处理不好。二是不能甄别电子音响和管弦乐音响的差异,许多作品在虚拟的MIDI音响中似乎没有问题,但在实际演奏中却毛病很多。三是对古典、浪漫和诸多现代流派的管弦乐风格没有系统掌握,因而在实际工作中的驾驶能力受到限制。四是要养成专业的写作习惯,写在总谱上的任何标记应与内心听觉一致,应使追求乐队音响的平衡成为一种写作习惯。五是要尽可能多接触乐队排练,和乐队队员交朋友。演奏者对作品认可与否,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对作品价值认可与否的评价标准之一。

省音协常务副主席方石对于作曲系近年来师生越来越重视将目光投向社会、越来越重视关注现实生活、将所学与所用紧密结合(例如为“非典”、“地震”、“飞天”等重大事件而进行的创作,以及近两三年来的“刘思远现象”)的做法表示了肯定与赞赏,并期待出现更多不同的个性现象。他认为作曲教学中,在打好基础的前提下,如何定好位,选好路,“教”与“学”都不例外。“学院派”与“实用性”如果做得好,应该都有价值。六中全会提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要建立一支宏大的人才队伍,作为音乐创作人才培养的重地,我们作曲系具有光荣的使命。

众多专家与师友对作曲教学与学科建设提出的宝贵意见引起了与会者的广泛共鸣,也深深触动了作曲系的教师,引发我们对作曲教学、作曲学科建设的发展和未来进行思考。特别是其中提到的“对技术的全面掌握”、“对民族民间音乐的积累”,以及“对社会与现实生活的关注”等。

近几年,作曲系通过调整与丰富教学内容、加强艺术实践平台的搭建、有组织地进行创作实践等手段在作曲学科建设与创作成果的产出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如在专业及专业基础课中,一方面强调传统作曲基础与20世纪以来音乐发展的新观念、新技法的学习,另一方面根据学生的基础和特点,结合社会需求,加强歌曲和大众化音乐创作的教学。同时持之以恒地办好“作曲之声——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师生作品音乐会系列”,有力地促进了学院的音乐创作与作曲教学水平。作曲系师生在“十一·五”期间共计约52首(部)作品获得国家级、省级各类比赛奖项。

进入“十二·五”,作曲学科的发展与建设迎来了新的时期。一方面面临教学内容建设、课程建设的挑战,特别是围绕新的人才培养方案的拟定所进行的专业主课群的建设。既要在现有的主课教学基础上更好地指导学生完成自由创作、帮助学生建立良好的创作思维、提高学生独立创作与独立思考能力;又要结合不同学生的创作特长、发展意愿及需求,积极开设出丰富的系列课程以供他们选择和学习。同时,继续强化对声乐作品创作的要求,并逐步提高学生对于民乐、民族音乐母语的认识和重视,加强民族器乐创作的教学与实践。

另一方面,艺术创作实践作为检验作曲教学成果的有效手段之一,仍然需要持续搭建艺术实践平台、保障艺术创作质量、力求产出阶段性的创作成果。首先应立足于“教学”这一中心,提升与完善现有艺术实践平台,努力做到“教师教学与艺术实践一体,学生学习与艺术实践并存”。其次,既要加强与兄弟院系的合作关系、建立持续的合作机制,真正达到创作与表演的互动性与一体性;也要本着积极“参与服务社会”的目的,引导学生着眼时代、关注社会,开展与社会事件和社会需求紧密结合的艺术创作与艺术实践活动,搭建更多元化的实践平台。

“钟信明教授从艺60周年•从教55周年师生交响音乐会和研讨会”的举办,不仅使我们重温了钟信明教授等前辈为武汉音乐学院的音乐创作与作曲学科建设做出的贡献和获得的荣誉,还有幸得到了众多作曲家和教授们的宝贵经验与真知灼见。这将指引我们向前展望,克服可能遇到的一切困难,将武汉音乐学院的音乐创作事业与作曲学科建设继续向前推进。

上一条:陈家鑫:往事历历在心头——从斯坦威演奏钢琴的引进到编钟音乐厅的建设 下一条:方石:我的第三次人生转折

关闭